不过今天上午记者上网搜索

2020-06-13 08:41

记者今天上午从北京恒信通便民服务公司了解到,电商网站“京鲜365”将于9月1日才会上线运行,主要经营各类生鲜蔬菜水果,还有一些深加工的半成品食品。

走出车站外,空地儿只有几米宽,周围还围了个铁栅栏。铁栅栏外边挤了很多黑车、黑三轮和小吃摊。停车处、小摊贩、黑车在和乘客抢夺有限的空间。今天上午,记者走访了刘家窑站、宋家庄站、蒲黄榆站等几个地铁站,在出站口,拥挤的景象十分雷同。

今天上午,京东商城相关人士称,京东商城目前有多种配送方式,包括晚间配送、社区自提柜等,基本可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,地铁自提这种形式还有待磨合。业内人士称,和传统的快递配送方式相比,地铁自提形式的成本明显偏高,不仅要支付场地租金,还要支付看管人的薪酬,再加上要对看管人进行培训,还要保证货品的安全,多种因素决定地铁自提暂时无法成为主流。

路边的一位大姐笑着说,“我天天在这里遛弯,这个提货站从年初到现在,只看到卖出去两份鸡蛋和一份苹果。”本报记者 龙露 j029

京鲜365地铁便民服务站并不是尝鲜者。去年2月份,京东商城推出了地铁自提业务,人们在网上购物下单,选择自家附近的地铁口,就能再下班后顺道提货。不过,去年8月初这项业务已暂停。

“网购族上午12时之前在京鲜365网站下单,12时到下午2时公司配送货物,下午消费者就能提货了,提货时间一直持续到晚12时,如果当天没提,可以第二天再提。”恒信通市场部经理刘宝亭告诉记者。

今天上午,记者找到了朝阳门站出口的京鲜365地铁便民服务站。

即使是半夜11点,家里突然没电了,只要找到离家最近的地铁站就能自助购电。9月1日,朝阳门地铁站的“京鲜365地铁便民服务站”将率先启用,除了提供购电、手机充值缴费、缴纳燃气、电话费等服务,还提供网购有机蔬菜、水果、鸡蛋等自提服务。不过今天上午记者上网搜索,并未搜到“京鲜365”的网站。地铁公司也表示,对此尚不知情。

此外记者从京港地铁公司了解到,其负责管理的4号线、大兴线和14号线,各站均设有银行的atm机,可以进行买水买电、支付固话费、手机费等公共缴费业务。本报记者 孟环 j147

在朝阳门地铁站前,一位乘客说,“站外再小也得设置自行车棚,这是需要,大家都能理解,可把看车棚改成商亭就值得商榷了,真有需要吗?大家不上班都在这儿排队买东西?货多了往哪堆,是堆在车棚里,不是堵在地铁站口?”

朝阳门地铁站的“橙色小屋”是该公司在京城地铁附近建设的首个便民服务站,营业时间从早上7时一直持续到晚上12时,长达17个小时。9月1日朝阳门地铁站便民站启用之后,到10月中旬将建成首批30个便民站,年底达到60个,接下来一两年最终达到220多个。服务站的屋子都在地铁站自行车存车处的入口,原本只是自行车管理用房;也正因为这样,1号线、2号线这样不配备相关设施的“老站”周边暂不建设便民小屋。

随后,记者在急匆匆的出站人流中截住一位年轻乘客。说起提货站,他说,只能提货不送货上门,还是不方便。至于购电、充值,现在守着电脑只要有网络全能完成,也不必非得在这儿。

“不会,看不好能不能挣钱。我还是看我的自行车吧!”看车人说。

恒信通方面表示,为了更好地挖掘地铁设施的便民作用,此番是与负责相关地铁设施经营管理的北京京投轨道公司合作,双方签订了协议。京投公司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新闻发言人高屹表示,“之所以不考虑地铁站内设置,是因为安全运营需要,而且进地铁要安检,运送网购货物很麻烦。原则上我们会选取站前广场面积较大的站口设提货点,对客流高峰出入站口的影响我们也测算过,不影响疏散客流。”此外高屹还透露,今后还考虑与网站合作在地铁站口设24小时“自提柜项目”,但仅支持部分网购货物提取,不包括贵重物品或超大型物品。

推开门,小屋内只有四五平方米,有一个柜子,一张桌子和一个pos机,机器上还贴着“卖鸡蛋”的广告。看车的中年人说,最早这里是地铁站的看车棚。今年初有一家公司合作,成了网上购物提货站。路过这里的乘客可在网上选货刷卡付费,然后过几个小时后在回到这里提货。看车人说,前半年都是他卖货,但卖得不好。“那你会承包这个提货站吗?”记者问。

地铁站口本应是方便乘客出行的通道,应该达到快速疏解客流的功能。商亭多了,摊点多了,只能造成拥挤甚至更大的麻烦,这是建地铁方便居民的初衷吗?本报记者 龙露 j029

对于地铁站口外要建“提货点”的情况,北京市地铁运营公司表示“完全没听说”。“出了地铁口、下了台阶,就不归我们管了。”市地铁运营公司新闻发言人贾鹏表示。据了解,一般而言,地铁老线的站前广场归各城区自己管理,地铁新线的则由京投公司负责管理。 对于社会上有关京东商城以后或将会在站内设网购提货点的传闻,贾鹏告诉记者,目前他尚未听说有关这件事情的任何情况。“这会不会只是有的商家自己单方面的设想?并且把设想放出话来。具体能不能在站内设提货点,需要进行市场评估、安全评估等很多前期工作,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。”